Lonely Blog 珍爱生命 远离网络

为要寻一个明星-徐志摩

我骑著一匹拐腿的瞎马,  向著黑夜里加鞭;——  向著黑夜里加鞭,  我跨著一匹拐腿的瞎马!  我冲入这黑绵绵的昏夜,  为要寻一颗明星;——  为要寻一颗明星,  我冲入这黑茫茫的荒野。  累坏了,累坏了我胯下的牲口,  那明星还不出现;——    那明星还不出现,  累坏了,累坏了马鞍上的身手。  这回天上透出了水晶似的光明,  荒野里倒著一只牲口,  黑夜里躺著一具尸首。——  这回天上透出了水晶似的光明! 
2017-05-02 | 发布:lonely | 分类:徐志摩 | 评论:0

卡尔佛里-徐志摩

喂,看热闹去,朋友!在哪儿?  卡尔佛里。今天是杀人的日子;  两个是贼,还有一个——不知到底  是谁?有人说他是一个魔鬼;  有人说他是天父的亲儿子,  米赛亚……看,那就是,他来了!  咦,为什么有人替他抗著  他的十字架?你看那两个贼,  满头的乱发,眼睛里烧著火,  十字架压著他们的肩背!  他们跟著耶稣走著:唉,耶稣,  他到底是谁?他们都说他有  权威,你看他那样子顶和善,  顶谦卑——听著,他说话了!他说:  「父呀,饶恕他们吧,他们自己  都不知道他们犯的是什么罪。」  我说你觉不觉得他那话怪。  听了叫人毛管里直淌冷汗?  那黄头毛的贼,你看,好像是  梦醒了,他脸上全变了气色,  眼里直流著白豆粗的眼泪;  准是变善了!谁要能赦了他,  保管他比祭司不差什么高矮!……  再看那妇女们!小羊似的一群,  也跟著耶稣的后背,头也不包,  发也不梳,直哭,直叫,直嚷,  倒像上十字架的是她们亲生  儿子;倒像明天太阳不透亮……  再看那群得意的犹太,法利赛  法利赛,穿著长饱,戴著高帽,  一脸的奸相;他们也跟在后背,  他们这才得意哪,瞧他们那笑!  我真受不了那假味儿,你呢?  听他们还嚷著哪:「快点儿走,  上『人头山』去,钉死他,活钉死他!」……  唉,躲在墙边高个儿的那个?  不错,我认得,黑黑的脸,矮矮的。  就是他该死,他就是犹大斯!  不错,他的门徒。门徒算什么?  耶稣就让他卖,卖现钱,你知道!  他们也不止一半天的交情哪:  他跟著耶稣吃苦就有好几年。  谁知他贪小,变了心,真是狗屎!  那还只前天,我听说,他们一起  吃晚饭,耶稣与他十二个门徒,  犹大斯就算一枚;耶稣早知道,  迟早他的命,他的血,得让他卖;  可不是他的血?吃晚饭时他说,  他把自己的肉喂他们的饿,  也把他自己的血止他们的渴,  意思要他们逢著患难时多少  帮著一点:他还亲手舀著水  替他们洗脚,犹大斯都有分,  还拿自己的腰布替他们擦干!  谁知那大个儿的黑脸他,没等  擦干嘴,就拿他主人去换钱:——  听说那晚耶稣与他的门徒  在橄榄山上歇著,冷不防来了,  犹大斯带著路,天不亮就干,  树林里密密的火把像火蛇,  蜓著来了,真恶毒,比蛇还毒,  他一上来就亲他主人的嘴,  那是他的信号,耶稣就倒了霉,  赶明儿你看,他的鲜血就在  十字架上冻著!我信他是好人;  就算他坏,也不该让犹大斯  那样肮脏的卖,那样肮脏的卖!  我看著惨,看他生生的让人  钉上十字架去,当贼受罪,我不干!  你没听著怕人的预言?我听说  公道一完事,天地都得昏黑——  我真信,天地都得昏黑——回家吧! 
2017-05-02 | 发布:lonely | 分类:徐志摩 | 评论:0

谁知道-徐志摩

我在深夜里坐著车回家——  一个褴褛的老头他使著劲儿拉;  天上不见-个星,  街上没有一只灯:  那车灯的小火  冲著街心里的土——  左一个颠播,右一个颠播,  拉车的走著他的踉跄步;  ……  「我说拉车的,这道儿哪儿能这么的黑?」  「可不是先生?这道儿真——真黑!」  他拉——拉过了一条街,穿过了一座门,  转一个弯,转一个弯,一般的暗沈沈;——  天上不见一个星,  街上没有一个灯,  那车灯的小火  蒙著街心里的土——  左一个颠播,右一个颠播,  拉车的走著他的踉跄步;  ……  「我说拉车的,这道儿哪儿能这么的静?」  「可不是先生?这道儿真——真静!」  他拉——紧贴著一垛墙,长城似的长,  过一处河沿,转入了黑遥遥的旷野;——  天上不露一颗星,  道上没有一只灯:  那车灯的小火  晃著道儿上的土——  左一个颠播,右一个颠播,  拉车的走著他的踉跄步;  ……  「我说拉车的,怎么这儿道上一个人都不见?」  「倒是有,先生,就是您不大瞧得见!」  我骨髓里一阵子的冷——  那边青缭缭的是鬼还是人?  仿佛听著呜咽与笑声——  啊,原来这遍地都是坟!  天上不亮一颗星,  道上没有一只灯:  那车灯的小火  缭著道儿上的土——  左一个颠播,右一个颠播,  拉车的跨著他的踉跄步;  ……  「我说——我说拉车的喂!这道儿哪……哪儿有这么远?」  「可不是先生?这道儿真——真远!」  「可是……你拉我回家……你走错了道儿没有?」  「谁知道先生!谁知道走错了道儿没有!」  ……  我在深夜里坐著车回家,  一堆不相识的褴褛他,使著劲儿拉;  天上不明一颗星,  道上不见-只灯:  只那车灯的小火  袅著道儿上的土——  左一个颠播,右一个颠播。  拉车的跨著他的蹒蹦步。 
2017-05-02 | 发布:lonely | 分类:徐志摩 | 评论:0

冢中的岁月-徐志摩

白杨树上-阵鸦啼,  白杨树上叶落纷披,  白杨树下有荒土一堆:  亦无有青草,亦无有墓碑;  亦无有蛱蝶双飞,  亦无有过客依违,  有时点缀荒野的墓霭,  土堆邻近有青磷闪闪。  埋葬了也不得安逸,  髑髅在坟底叹息;  舍手了也不得静谧。  髑髅在坟底饮泣。  破碎的愿望梗塞我的呼吸,  伤禽似的震悸著他的羽翼;  白骨放射著赤色的火焰——  却烧不尽生前的恋与怨。  白杨在西风里无语,摇曳,  孤魂在墓窟的凄凉里寻味:  「从不享,可怜,祭扫的温慰,  再有谁存念我生平的梗概!」 
2017-05-02 | 发布:lonely | 分类:徐志摩 | 评论:0

问谁-徐志摩

问谁?呵,这光阴的播弄  问谁去声诉,  在这冻沈沈的深夜,凄风  吹拂她的新墓?  「看守,你须用心的看守,  这活泼的流溪,  莫错过,在这清波里优游;  青脐与红鳍!」  那无声的私语在我的耳边  似曾幽幽的吹嘘,——  像秋雾里的远山,半化烟,  在晓风前卷舒。  因此我紧揽著我生命的绳网,  像一个守夜的渔翁,  兢兢的,注视著那无尽流的时光——  私冀有彩鳞掀涌。  但如今,如今只余这破烂的渔网——  嘲讽我的希冀,  我喘息的怅望著不复返的时光:  泪依依的憔悴!  又何况在这黑夜里徘徊:  黑夜似的痛楚:  一个星芒下的黑影凄迷——  留连著一个新墓!  问谁……我不敢怆呼,怕惊扰  这墓底的清淳;  我俯身,我伸手向她搂抱——  啊,这半潮润的新坟!  这惨人的旷野无有边沿,  远处有村火星星,  丛林中有鸱鴞在悍辩——  此地有伤心,只影!  这黑夜,深沈的,环包著大地;  笼罩著你与我——  你,静凄凄的安眠在墓底;  我,在迷醉里摩挲!  正愿天光更不从东方  按时的泛滥:  我便永远依偎著这墓旁——  在沈寂里的消幻——  但表曦已在那天边吐露,  苏醒的林鸟,  已在远近间相应喧呼一  又是一度清晓。  不久,这严冬过去,东风  又来催促青条:  便妆缀这冷落的墓宫,  亦不无花草飘摇扬。  但为你,我爱,如今永远封禁  在这无情的地下——  我更不盼天光,更无有春信:  我的是无边的黑夜! 
2017-05-02 | 发布:lonely | 分类:徐志摩 | 评论:0

婴儿-徐志摩

  我们要盼望一个伟大的事实出现,我们要守候一个馨香的婴儿出世:??  你看他那母亲在她生产的床上受罪!  她那少妇的安详,柔和,端丽,现在在剧烈的阵痛里变形成不可信的丑恶:你看她那遍体的筋络都在她薄嫩的皮肤底里暴涨著,可怕的青色与紫色,像受惊的水青蛇在田沟里急泅似的,汗珠站在她的前额上像一颗颗的黄豆,她的四肢与身体猛烈的抽搐著,畸屈著,奋挺著,纠旋著,仿佛她垫著的席子是用针尖编成的,仿佛她的帐围是用火焰织成的;  一个安详的,镇定的,端庄的,美丽的少妇,现在在阵痛的惨酷里变形成魔鬼似的可怖:她的眼,一时紧紧的阖著,一时巨大的睁著,她那眼,原来像冬夜池潭里反映著的明星,现在吐露著青黄色的凶焰,眼珠像是烧红的炭火,映射出她灵魂最后的奋斗,她的原来朱红色的口唇,现在像是炉底的冷灰,她的口颤著,撅著,扭著,死神的热烈的亲吻不容许她一息的平安,她的发是散披著,横在口边,漫在胸前,像揪乱的麻丝,她的手指间紧抓著几穗拧下来的乱发;  这母亲在她生产的床上受罪:——  但她还不曾绝望,她的生命挣扎著血与肉与骨与肢体的纤微,在危崖的边沿上,抵抗著,搏斗著,死神的逼迫;  她还不曾放手,因为她知道(她的灵魂知道!这苦痛不是无因的,)因为她知道她的胎宫里孕育著一点比她自己更伟大的生命的种子,包涵著一个比一切更永久的婴儿;  因为她知道这苦痛是婴儿要求出世的征候,是种子在泥土里爆裂成美丽的生命的消息,是她完成她自己生命的使命的时机;  因为她知道这忍耐是有结果的,在她剧痛的昏瞀中她仿佛听著上帝准许人间祈祷的声音,她仿佛听著天使们赞美未来的光明的声音;  因此她忍耐著,抵抗著,奋斗著……她抵拼绷断她统体的纤微,她要赎出在她那胎宫里动荡著的生命,在她一个完全,美丽的婴儿出世的盼望中,最锐利,最沈酣的痛感逼成了最锐利最沈酣的快感…… 
2017-05-02 | 发布:lonely | 分类:徐志摩 | 评论:0

白旗-徐志摩

      来,跟著我来,拿一面白旗在你们的手里??不是上面写著激动怨毒,鼓励残杀字样的白旗,也不是涂著不洁净血液的标记的白旗,也不是画著忏悔与咒语的白旗(把忏悔画在你们的心里);  你们排列著,噤声的,严肃的,像送丧的行列,不容许脸上留存一丝的颜色,一毫的笑容,严肃的,噤声的,像一队决死的兵士;  现在时辰到了,一齐举起你们手里的白旗,像举起你们的心一样,仰看著你们头顶的青天,不转瞬的,恐惶的,像看著你们自己的灵魂一样;  现在时辰到了,你们让你们熬著,壅著,迸裂著,滚沸著的眼泪流,直流,狂流,自由的流,痛快的流,尽性的流,像山水出峡似的流,像暴雨倾盆似的流……  现在时辰到了,你们让你们咽著,压迫著,挣扎著,汹涌著的声音嚎,直嚎,狂嚎,放肆的嚎,凶狠的嚎,像飓风在大海波涛间的嚎,像你们丧失了最亲爱的骨肉时的嚎……  现在时辰到了,你们让你们回复了的天性忏悔,让眼泪的滚油煎净了的,让嚎恸的雷霆震醒了的天性忏悔,默默的忏悔,悠久的忏悔,沈彻的忏悔,像冷峭的星光照落在一个寂寞的山谷里,像一个黑衣的尼僧匐伏在一座金漆的神龛前;……  在眼泪的沸腾里,在嚎恸的酣彻里,在忏悔的沈寂里,你们望见了上帝永久的威严。 
2017-05-02 | 发布:lonely | 分类:徐志摩 | 评论:0

毒药-徐志摩

    今天不是我歌唱的日子,我口边涎著狞恶的微笑,不是我说笑的日子,我胸怀间插著发冷光的利刃;  相信我,我的思想是恶毒的因为这世界是恶毒的,我的灵魂是黑暗的因为太阳已经灭绝了光彩,我的声调是像坟堆里的夜鴞因为人间已经杀尽了一切的和谐,我的口音像是冤鬼责问他的仇人因为一切的恩已经让路给一切的怨;  但是相信我,真理是在我的话里虽则我的话像是毒药,真理是永远不含糊的虽则我的话里仿佛有两头蛇的舌,蝎子的尾尖,蜈蚣的触须;只因为我的心里充满著比毒药更强烈,比咒诅更狠毒,比火焰更倡狂,比死更深奥的不忍心与怜悯心与爱心,所以  我说的话是毒性的,咒诅的,燎灼的,虚无的;  相信我,我们一切的准绳已经埋没在珊瑚土打紧的墓宫里,最劲冽的祭肴的香味也穿不透这严封的地层:一切的准则是死了的;  我们一切的信心像是顶烂在树枝上的风筝,我们手里擎著这迸断了的鹞线:一切的信心是烂了的;  相信我,猜疑的巨大的黑影,像一块乌云似的,已经笼盖著人间一切的关系:人子不再悲哭他新死的亲娘,兄弟不再来携著他姊妹的手,朋友变成了寇仇,看家的狗回头来咬他主人的腿:是的,猜疑淹没了一切;在路旁坐著啼哭的,在街心里站著的,在你窗前探望的,都是被奸污的处女:池潭里只见些烂破的鲜艳的荷花;  在人道恶浊的涧水里流著,浮荇似的,五具残缺的尸体,它们是仁义礼智信,向著时间无尽的海澜里流去;  这海是一个不安靖的海,波涛猖獗的翻著,在每个浪头的小白帽上分明的写著人欲与兽性;  到处是奸淫的现象:贪心搂抱著正义,猜忌逼迫著同情,懦怯押亵著勇敢,肉欲侮弄著恋爱,暴力侵凌著人道,黑暗践踏著光明;  听呀,这一片淫猥的声响,听呀,这一片残暴的声响;  虎狼在热闹的市街里,强盗在你们妻子的床上,罪恶在你们深奥的灵魂里…… 
2017-05-02 | 发布:lonely | 分类:徐志摩 | 评论:0

庐山小诗两首-徐志摩

(一)朝雾里的小草花  这岂是偶然,小玲珑的野花!  你轻含著鲜露颗颗,  怦动的,像是慕光明的花蛾,  在黑暗里想念焰彩,晴霞;  我此时在这蔓草丛中过路,  无端的内感,惆怅与惊讶,  在这迷雾里,在这岩壁下,  思忖著,泪怦怦的,人生与鲜露?(二)山中大雾看景  这一瞬息的展雾——  是山雾,  是台幕?  这一转瞬的沈闷,  是云蒸,  是人生?  那分明是山,水,田,庐;  又分明是悲,欢,喜,怒;  啊,这眼前刹那间开朗——  我仿佛感悟了造化的无常! 
2017-05-02 | 发布:lonely | 分类:徐志摩 | 评论:0

太平景象-徐志摩

「卖油条的,来六根——再来六根。」  「要香烟吧,老总们,大英牌,大前门?  多留几包也好,前边什么买卖都不成。」  「这枪好,德国来的,装弹时手顺;」  「我哥有信来,前天,说我妈有病;」  「哼,管得你妈,咱们去打仗要紧。」  「亏得在江南,离著家千里的路程,  要不然我的家里人……唉,管得他们  眼红眼青,咱们吃粮的眼不见为净!」  「说是,这世界!做鬼不幸,活著也不称心;  谁没有家人老小,谁愿意来当兵拼命?」  「可是你不听长官说,打伤了有恤金?」  「我就不希罕那猫儿哭耗子的『恤金』!  脑袋就是一个,我就想不透为什么要上阵,  砰,砰,打自个的弟兄,损己,又不利人。  「你不见李二哥回来,烂了半个脸,全青?  他说前边稻田里的尸体,简直像牛粪,  全的,残的,死透的,半死的,烂臭,难闻。」  「我说这儿江南人倒懂事,他们死不当兵;  你看这路旁的皮棺,那田里玲巧的享亭,  草也青,树也青,做鬼也落个清静:  「比不得我们——可不是火车已经开行?——  天生是稻田里的牛粪——唉,稻田里的牛粪!」  「喂,卖油条的,赶上来,快,我还要六根。」 
2017-05-02 | 发布:lonely | 分类:徐志摩 | 评论:0

留别日本-徐志摩

我惭愧我来自古文明的乡国,  我惭愧我脉管中有古先民的遗血,  我惭愧扬子江的流波如今溷浊,  我惭愧——我面对著富士山的清越!  古唐时的壮健常萦我的梦想:  那时洛邑的月色,那时长安的阳光;  那时蜀道的啼猿,那时巫峡的涛响;  更有那哀怨的琵琶,在深夜的浔阳!  但这千余年的瘘痹,千余年的懵懂:  更无从辨认——当初华族的优美,从容!  摧残这生命的艺术,是何处来的狂风?——  缅念那遍中原的白骨,我不能无恫!  我是一杖飘泊的黄叶,在旋风里飘泊,  回想所从来的巨干,如今枯秃;  我是一颗不幸的水滴,在泥潭里葡匐——  但这乾涸了的涧身,亦曾有水流活泼。  我欲化一阵春风,一阵吹嘘生命的春风,  催促那寂寞的大木,惊破他深长的迷梦;  我要一把倔强的铁锹,铲除淤塞与臃肿,  开放那伟大的潜流,又一度在宇宙间汹涌。  为此我羡幕这岛民依旧保持著往古的风尚,  在朴素的乡间想见古社会的雅驯,清洁,壮旷;  我不敢不祈祷古家邦的重光,但同时我愿望——  愿东方的朝霞永葆扶桑的优美,优美的扶桑! 
2017-05-02 | 发布:lonely | 分类:徐志摩 | 评论:0

去罢-徐志摩

我独立在高山的峰上;  去罢,人间,去罢!  我面对著无极的穹苍。  去罢,青年,去罢!  与幽谷的香草同埋;  去罢,青年,去罢!  悲哀付与暮天的群鸦。  去罢,梦乡,去罢!  我把幻景的玉杯摔破;  去罢,梦乡,去罢!  我笑受山风与海涛之贺。  去罢,种种,去罢!  当前有插天的高峰;  去罢,一切,去罢!  当前有无穷的无穷! 
2017-05-02 | 发布:lonely | 分类:徐志摩 |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