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ely Blog 珍爱生命 远离网络

黄鹂-徐志摩

一掠颜色飞上了树。  「看,一只黄鹏!」有人说。  翘著尾尖,它不作声,  艳异照亮了浓密——  像是春光,火焰,像是热情。  等候它唱,我们静著望,  怕惊了它。但它一展翅,  冲破浓密,化一朵彩云;  它飞了,不见了,没了——  像是春光,火焰,像是热情。 
2017-05-02 | 发布:lonely | 分类:徐志摩 | 评论:0

我等候你-徐志摩

我等候你。  我望著户外的昏黄  如同望著将来,  我的心震盲了我的听。  你怎还不来?希望  在每一秒钟上允许开花。  我守候著你的步履,  你的笑语,你的脸,  你的柔软的发丝,  守候著你的一切;  希望在每一秒钟上  枯死——你在哪里?  我要你,要得我心里生痛,  我要你的火焰似的笑,  要你灵活的腰身,  你的发上眼角的飞星;  我陷落在迷醉的氛围中,  像一座岛,  在蟒绿的海涛间,不自主的在浮沈……  喔,我迫切的想望  你的来临,想望  那一朵神奇的优昙  开上时间的顶尖!  你为什么不来,忍心的?  你明知道,我知道你知道,  你这不来于我是致命的一击,  打死我生命中乍放的阳春,  教坚实如矿里的铁的黑暗,  压迫我的思想与呼吸;  打死可怜的希冀的嫩芽,  把我,囚犯似的,交付给  妒与愁苦,生的羞惭  与绝望的惨酷。  这也许是疑,竟许是疑。  我信我确然是疑;  但我不能转拨一支已然定向的舵,  万方的风息都不容许我犹豫——  我不能回头,命运驱策著我!  我也知道这多半是走向  毁灭的路;但  为了你,为了你  我什么也都甘愿;  这不仅是我的热情,  我的仅有的理性亦如此说。  疑!想磔碎一个生命的纤微  为要感动一个女人的心!  想博得的,能博得的,至多是  她的一滴泪,  她的一阵心酸  竟许一半声漠然的冷笑;  但我也甘愿,即使  我粉身的消息传到  她的心里如同传给  一块顽石,她把我看作  一只地穴里的鼠,一条虫,  我还是甘愿!  疑到了真,是无条件的,  上帝他也无法调回一个  疑定了的心如同一个将军  有时调回已上死线的士兵。  枉然,的一切都是枉然,  你的不来是不容否认的实在,  虽则我心里烧著泼旺的火,  饥渴著你的一切,  你的发,你的笑,你的手脚;  任何的疑想与祈祷  不能缩短一小寸  你我间的距离!  户外的昏黄已然  凝聚成夜的乌黑,  树枝上挂著冰雪,  鸟雀们典去了它们的调啾,  沈默是这一致穿孝的宇宙。  钟上的针不断的比著  玄妙的手势,像是指点,  像是同情,像是嘲讽,  每一次到点的打动,我听来是  我自己的心的  活埋的丧钟。 
2017-05-02 | 发布:lonely | 分类:徐志摩 | 评论:0

google的母亲节

      今天是母亲节啊,google也来凑热闹了!换了个新的图标,留个纪念吧!
2017-05-02 | 发布:lonely | 分类:DOS | 评论:0

生活-徐志摩

阴沈,黑暗,毒蛇似的蜿蜒,  生活逼成了一条甬道:  一度陷入,你只可向前,  手们索著冷壁的粘潮,  在妖魔的脏腑内挣扎,  头顶不见一线的天光,  这魂魄,在恐怖的压迫下,  除了消灭更有什么愿望? 
2017-05-02 | 发布:lonely | 分类:徐志摩 | 评论:0

拜献-徐志摩

山,我不赞美你的壮健,  海,我不歌咏你的阔大,  风波,我不颂扬你威力的无边;  但那在雪地里挣扎的小草花,  路旁冥盲中元告的孤寡,  烧死沙漠里想归去的雏燕,——  给他们,给宇宙间一切无名的不幸,  我拜献,拜献我胸胁间的热,  管里的血,灵性里的光明;  我的诗歌——在歌声嘹亮的一俄顷,  起一座虹桥,  指点著永恒的逍遥,  在嘹亮的歌声里消纳了无穷的苦厄! 
2017-05-02 | 发布:lonely | 分类:徐志摩 | 评论:0

枉然-徐志摩

你枉然用手锁著我的手,  女人,用口擒住我的口,  枉然用鲜血注入我的心,  火烫的泪珠见证你的真;  迟了!你再不能叫死的复活,  从灰土里唤起原来的神奇:  纵然上帝怜念你的过错,  他也不能拿爱再交给你! 
2017-05-02 | 发布:lonely | 分类:徐志摩 | 评论:0

他眼里有你-徐志摩

他攀登了万仞的高冈,  荆棘扎烂了我的衣裳,  我向飘渺的云天外望——  上帝,我望不见你!  我向坚厚的地壳里掏,  捣毁了蛇龙们的老巢,  在无底的深潭里我叫——  上帝,我听不到你!  我在道旁见一个小孩:  活泼,秀丽,褴褛的衣衫;  他叫声妈,眼里亮著爱——  上帝,他眼里有你!  十一月二日星家坡 
2017-05-02 | 发布:lonely | 分类:徐志摩 | 评论:0

在不知名的道旁(印度)-徐志摩

什么无名的苦痛,悲悼的新鲜,  什么压迫,什么冤屈,什么烧烫  你体肤的伤,妇人,使你蒙著脸  在这昏夜,在这不知名的道旁,  任凭过往人停步,讶异的看你,  你只是不作声,黑绵绵的坐地?  还有蹲在你身旁悚动的一堆,  一双小黑眼闪荡著异样的光,  像暗云天偶露的星稀,她是谁?  疑惧在她脸上,可怜的小羔羊,  她怎知道人生的严重,夜的黑,  她怎能明白运命的无情,惨刻?  聚了,又散了,过往人们的讶异。  刹那的同情也许;但他们不能  为你停留,妇人,你与你的儿女;  伴著你的孤单,只昏夜的阴沈,  与黑暗里的萤光,飞来你身旁,  来照亮那小黑眼闪荡的星芒! 
2017-05-02 | 发布:lonely | 分类:徐志摩 | 评论:0

深夜-徐志摩

深夜里,街角上,  梦一般的灯芒。  烟雾迷裹著树!  怪得人错走了路?  「你害苦了我——冤家!」  她哭,他——不答话。  晓风轻摇著树尖:  掉了,早秋的红艳。  伦敦旅次九月 
2017-05-02 | 发布:lonely | 分类:徐志摩 | 评论:0

恋爱到底是什么一回事-徐志摩

恋爱他到底是什么一回事?——  他来的时候我还不曾出世;  太阳为我照上了二十几个年头,  我只是个孩子,认不识半点愁;  忽然有一天一…我又爱又恨那一天——  我心坎里痒齐齐的有些不连牵,  那是我这辈子第一次的上当,  有人说是受伤——你摸摸我的胸膛——  他来的时候我还不曾出世,  恋爱他到底是什么一回事?  这来我变了,一只没笼头的马,  跑遍了荒凉的人生的旷野;  又像那古时间献璞玉的楚人,  手指著心窝,说这里面有真有真,  你不信时一刀拉破我的心头肉,  看那血淋淋的一掬是玉不是玉;  血!那无情的宰割,我的灵魂!  是谁逼迫我发最后的疑问?  疑问!这回我自己幸喜我的梦醒,  上帝,我没有病,再不来对你呻吟!  我再不想成仙,蓬莱不是我的分;  我只要这地面,情愿安分的做人,——  从此再不问恋爱是什么一回事,  反正他来的时候我还不曾出世! 
2017-05-02 | 发布:lonely | 分类:徐志摩 | 评论:0

西窗-徐志摩

一  这西窗  这不知趣的西窗放进  四月天时下午三点钟的阳光  一条条直的斜的羼躺在我的床上;  放进一团捣乱的风片  搂住了难免处女羞的花窗廉,  呵她痒,腰弯里,脖子上,  羞得她直 在半空里,刮破了脸;  放进下面走道上洗被单  衬衣大小毛巾的胰子味,  厨房里饭焦鱼腥蒜苗是腐乳的沁芳南,  还有弄堂里的人声比狗叫更显得松脆。  二  当然不知趣也不止是这西窗,  但这西窗是够顽皮的,  它何尝不知道这是人们打中觉的好时光,  拿一件衣服,不,拿这条绣外国花的毛毯,  堵死了它,给闷死了它:  耶稣死了我们也好睡觉!  直著身子,不好,弯著来,  学一只卖弄风骚的大龙虾,  在清浅的水滩上引诱水波的荡意!  对呀,叫迷离的梦意像浪丝似的  爬上你的胡须,你的衣袖,你的呼吸……  你对著你脚上又新破了一个大窟窿的袜子发愣或是  忙著送玲巧的手指到神秘的胳肢窝搔痒——可不是搔痒的时候  你的思想不见得会长上那把不住的大翅膀:  谢谢天,这是烟土披里纯来到的刹那间  因为有窟窿的破袜是绝对的理性,  胳肢窝里虱类的痒是不可怀疑的实在。  三  香炉里的烟,远山上的雾,人的贪嗔和心机:  经络里的风湿,话里的刺,笑脸上的毒,  谁说这宇宙这人生不够富丽的?  你看那市场上的盘算,比那矗著大烟筒  走大洋海的船的肚子里的机轮更来得复杂,  血管里疙瘩著几两几钱,几钱几两,  脑子里也不知哪里来这许多尖嘴的耗子爷?  还有那些比柱石更重实的大人们,他们也有他们的盘算;  他们手指间夹著的雪茄虽则也冒著一卷卷成云彩的烟,  但更曲折,更奥妙,更像长虫的翻戏,  是他们心里的算计,怎样到义大利喀辣辣矿山里去  搬运一个大石座来站他一个  足够与灵龟比赛的年岁,  何况还有波斯兵的长枪,匈奴的暗筋……  再有从上帝的创造里单独创造出来曾向农商部呈请  创造专利的文学先生们,这是个奇迹的奇迹,  正如狐狸精对著月光吞吐她的命珠,  他们也是在月光勾引潮汐时学得他们的职业秘密。  青年的血,尤其是滚沸过的心血,是可口的:——  他们借用普罗列塔里亚的瓢匙在彼此请呀请的舀著喝。  他们将来铜像的地位一定望得见朱温张献忠的。  绣著大红花的俄罗斯毛毯方才拿来蒙住西窗的也不  知怎的滑溜了下来,不容做梦人继续他的冒险。  但这些滑腻的梦意钻软了我的心  像春雨的细脚揣软了道上的春泥。  西窗还是不挡著的好,虽则弄堂里的人声  有时比狗叫更显得松脆。  这是谁说的:「拿手擦擦你的嘴,  这人间世在洪荒中不住的转,  像老妇人在空地里捡可以当柴烧的材料?」 
2017-05-02 | 发布:lonely | 分类:徐志摩 | 评论:0

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一个方向吹-徐志摩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轻波里依洄。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她的温存,我的迷醉。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甜美是梦里的光辉。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她的负心,我的伤悲。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悲哀里心碎!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黯淡是梦里的光辉。 
2017-05-02 | 发布:lonely | 分类:徐志摩 |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