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赌婆儿的大话-徐志摩

lonely 2017-5-2 16:5:33 徐志摩 次阅读 查看评论

   方才天上有一块云,白灰色的,停在那盒子形的山峰的顶上,像是睡熟了,他的影子盖住了那山上一大片的草坪,像是架空的一个大天篷,不让暖和的太阳下来。

      一只灰胸腔的小鸟,他是崇拜太阳的,正在提起他的嗓子重复的唱他新编的赞美诗;他忽然起了疑心再为他身旁青草上的几颗露水,原来是阳光里像是透明的珍珠,现在变成黯黯的,像是忧愁似的,他仰头看天时他更加心慌了,因为青天已经躲好只剩白肤肤的一片不晓得是什么。

      他停止了他的唱,侧著他的小头,想了一会儿,还是满心的疑惑,于是他就从站著的地方,那是一颗美丽的金银草,跳了出来,他的身子是很轻,所以最娇嫩的花草们的小脚在他们的头顶上或是腰身里跳著舞。每回他过路的时候,他们只点著头儿摆著腰儿的笑,因为他们不觉得痛,只觉得好玩,并且他又是最愿意唱歌儿给他们听的。

     现在他跳不上几步,就望见的一个朋友;他是一只夜蝶,浑身搽著粉的,伏在一株不会开花的耐冬上。他就叫著他的名字,那是小玲珑,问他为什么天上有了这样大变动,又暖又亮的太阳光为什么不见了?但那小玲珑有他自个儿的心事,他昨晚上出去寻他的恋爱,那是灯光,在深深的黑暗里飞了半夜,碰了好几回钉子,翅膀上的金粉,那是他最心疼的,也掉了不少。

  灯亮,他的恋爱,还是不会寻著。他在路上只好有一对萤火虫那是他本来看不起的,在草堆里有可疑的行为;此外他的近视眼望得见的就是那颗可怜的大星,还是在那里一闪一闪的引诱著他。

  可怜他那不到三分阔的翅膀如何能飞得到几万万里路,虽则那星如其要人的性命他是一定不迟疑的奉献。所以他忙了一夜,一点成绩都没有,后来在一块生荆刺的石头上睡了一会,直到天亮才飞回来的。现在他贴紧在一株快开小白花儿的耐冬身上,回想他一晚上的冤屈,抱怨他自己的思想,像做梦似的出了神。他的朋友招呼他,他也不理会,一半是疲倦,一半是不愿意,所以他只装是睡熟了没有答应他。那灰胸膛的雀子是很知趣的,他想不便打扰人家的好梦,他一弯腰又跳了开去。这时候山顶上那块云还是没有让路,他的影子落在青草上更显得浓厚了。所以他更是著急的往前跳,直到他又碰见了一个老朋友,那是一只尖尾巴青肚皮的跳虫,他歇在一棵苦根草的草瓣上,跷著他那一对奇长的后腿,捧著他的尖尾巴像在搔痒似的。“喂小赌婆儿”(那是他的浑号,他的名字叫做土蠖!)我们的小雀对他喊著,“你的聪明是有名的,现在我要请教你一件事,方才我们的青天,我们的太阳光,不是好好儿的吗?现在你看,为什么暗沈沈怪怕人的,青天不见了,阳光也没有了,这是什么缘故呀?”“缘故?”那虫儿说,“那是兆头,也是不好的兆头哩,我告诉你说,我的小哥儿”(我们要记得那尖尾巴青肚皮长腿子的跳虫不是顶老实的虫子,他会说话,更会撒谎,人家称他聪明,夸他有学问,其实那都是靠不住的,他靠得住的就是他那嘴。)“这又是什么兆头呢?”我们的小雀儿更著急的逼著问,那虫子说:“常言说的小儿快活必有灾难,今天原来不是上好的天时,偏是你爱唱的那小调儿,唱了又唱,唱了又唱,唱得天也恼了,太阳也怒了,不瞒你说我也听厌烦了。你知道为什么天上忽然变黑了?那是一个大妖怪,他把他那大翅膀盖住了天所以青天也不见,太阳也没了。那妖怪是顶怕的,他有的是一根大尾巴,顶大顶大的大尾巴,他那尾巴一扫的时候我们就全得遭殃。你不记得上回的大乱子么?我们那颗大个儿的麻栗树刮断了好几根青条,好几百颗大龙爪花也全让札一个稀烂不是?两个新出窠儿的吴知了儿正倒运,小翅膀儿也刮糊了,什么了儿也知不了了。你说这不可怕吗?现在又是那兆头来了,你快想法子躲起来罢,回头遭灾可不是玩儿,你又是有家的,不比我那身子又轻又松腿子又长又快的,再会,我这就去了。”
  小赌婆儿说完了话就拱起了他的腿湾子,捺下了他的尖肚子,仰起了他的小青嘴儿,扑的一跳,就是三五尺路,拐一个湾又跳,又一跳,就瞧不见了。我们老实的小雀儿听了他那一番大话,一句句他都相信是真的。他抬头看一看黑蔚蔚的天,他心里害怕,真的像是那大妖精快要要作怪似的。他是顶胆小的,况且小赌婆说的不错,他是有家的,那更不是玩儿,他做家长的总得负责任不是?他站著翘著他小尾又出了一会神。这会他胆气有了,他就拉开他的翅膀,那是蓝毛镶白边顶美的翼子,嘴里打起了口号,他就飞飞飞了。那口号是找人的太太与他们的小孩子的(他有一个小身材的太太,三个小孩子都像他,就是毛儿没有长全)。这回他有了心事,再不说闲话了,虽则在路上他又碰到好许多朋友,那绰号叫小蛮子的的螳螂,浑身穿著灰甲的黑板虫,爱出风头的一对红蜻蜓姊姊,草丛子上那怕人的大黑毛虫,还有好几个游手好闲的长脚蚊虫,他都没有打招呼,他要寻著他的妻子要紧。
  他飞不到一会,他就听见水响,那他知道是那条山涧整天整夜括喇括喇唱著跳著的小涧儿,夹著那水响他又听著一阵小孩儿打哈哈,那声音他听得顶熟。界限跳上一块三角棱的石头上往下看时,哈哈,可不是他的全家全在这水边儿作乐哪?那是小黄,那是小小黄,那是络儿,他们都站在浅水里,像一群小鸭儿似的;一会儿把他们那小嘴到水底石了里去溜几下,扭过头来向他们的胳支下狠劲的拧,拧完了挣开了一对小翼子,像是两片破伞,豁刺刺的摇,摇得水点儿乱飞。接著他们哥儿就打哈哈,他们那样子顶乐的,还有贴近那野蔷薇的草堆的一块大石头蹲著的可不是那一样蹲著看他们在水里闹,看的真乐。小黄打哈哈,小小黄打哈哈都不要紧,就是那小络儿顶好玩,他那一打哈哈,妈妈也掌不住打哈哈了。
  这时候他们一抬头见了他们的爸,她们索性乐疯了直嚷。小小黄儿差一点吊下了水,因为他的小腿子还不大站得稳。但是我们的好小雀儿可不能跟他们一般见识,因为我们要记得他是那三个小小雀儿的老子,那小灵儿的丈夫。做家长的最讲究体统,在小孩儿面前不能随便的打哈哈,我们的小雀儿也懂得,所以虽则他自己也顶爱在水里打滚闹著玩,他常常背著他们自个儿出来寻快活,但是当著他们的面他就有他做老子的嘴脸了。尤其这时候他有的是心事,他怕那大妖魔,吃了青天与太阳的妖魔,就快作怪。他十二分的相信那小赌婆的大话,所以不等他笑完,他就说了一大篇的话,意思是大祸快临头了,你们还在这里顽皮。他也怪他妻子不懂事,也不看看天时随便的带了一群孩子出来胡闹,说完了话他就逼著他们赶快一起回家去躲起来。这一下可真是煞风景,小灵儿,小黄,小小黄,小络儿全吓慌了,他们哈哈也不打了,澡也不洗了,战兢兢的张开了破伞似的翼子,跟著他们懂事的老子往回飞。可怜那小络儿小小黄儿真不济事,路上也不知道栽了好几回跟头,幸亏有他们的爹妈看著没有闪坏,又好在他们的家也不远,一会儿就到了。小孩子们一见了家好不快活,他们一个个抢著到窝里去躲好了,挨得紧紧的,一点声响也没有。
  他们的小心儿里又觉得害怕又觉得好玩,不知怎么好似的。我们那小雀儿领了他们回到了家也就放心得多!他这时候站在家门,斜眼看著小灵儿呆呆的蹲著,一半是怪她,一半是爱她。后来他忍不住就忽的一声跳过来,挨紧了她,把他那小嘴往她的头毛里著,算是亲爱的意思,小灵儿也懂事,知道她丈夫爱她,也就紧紧的挨著他,浑身觉得暖和顶畅快的。这时候我们的小雀儿心里在想:“现在好了,那小淘气的也回了来家,我的蜜甜的小灵儿也挨著我,管他妖魔不妖魔,作怪不作怪,我再也不怕了。”
  再过了不多时在山顶上睡著的那块灰色的云也慢慢的动了,像是睡醒了,要不了一会儿他飞跑了,露出青青的山峰,还是像早上一样,在太阳光里亮著。头顶上也再没有一丝一斑的云气,只有一个青青的青天,望不见底的青天。这时候我们小雀儿又在唱他的歌儿了。这回唱得更起劲,更好听,他又在赞美他崇拜的太阳与青天。他也笑他自己方才的著忙,他也好笑那小赌婆的说大话,他也记得那爱睡的小玲珑儿,也许这时候还是伏在那愉开小白花儿的耐冬上做他的好梦。……
  原刊小说月报十五卷九号一三,九一O.有一家有一个三四岁的小姑娘,名字叫阿英。她长得顶好玩,像一个“洋囡囡”;她爱香水,她也爱听故事;这段香水故事是为她编的。
  我有一个小女儿,生在英国的,名字就叫阿英。这位新诗人徐志摩住在我的家里,天天同我的五个小孩儿一块儿;他们虽然小,也知道崇拜信仰一个崭新的诗人,知道他肚子里有许多叽叽咕咕的文章,虽则不懂,也知道是好;他们要这位徐先生做一个故事,讲给他们听,过了几天,这位徐先生,居然做了这篇香水故事,念给他们听,他们也有懂得的,也有不懂得的,但是听完了大家都说好,可是徐先生说还没有完,小孩说就去登报罢,我接过来在后面写上这几句,送晨报副刊登去,表明我的小孩儿也知道喜欢新文学哪!子美识阿英,你爱香水不是?好女孩子天生的爱好,你爱的是好玩儿的洋娃娃,两只大眼睛一开一闭的洋娃娃,你要是在她小肚子上使劲的按一下,她还会得叽的一声吓你一跳哪;你又爱花朵儿,鲜花儿红的白的,纸花儿绿的黄的,你全爱我知道;你又爱香水,好把你的娃娃洒得香喷喷的讨人欢喜;真好孩子,你爱花我疼你哪──你可比不得男孩子们那样粗气,他们就不懂得爱──连小猫他们都不爱,一来就拉她怪可怜的小尾巴,拉得她直叫──他们真不懂得爱,他们就知道硬耍,他们耍刀,耍枪,耍猴儿耍的棍子,前天阿松不是还拧著妈耍一根大水枪儿,妈不答应他们他就直哭,哭的真响,大妈好好的吃了饭睡著也让他哭醒了,他们真粗气不是?
  阿英乖你看了也呕气不是?
  阿英我知道你爱听故事,好,你爱香水,我就讲一个香水故事给你听听。好,是不是?那你就好好的坐著听我讲,坐著那小凳上,乖乖的静听,把你的小手阁在你那衣兜底下,回头著了凉又不合式,故事听完了,要是好的,你就得乖的过来让我亲三个甜嘴,我要讲的不好听,我也认罚再给你一瓶香水,现在你听著。
  你先得知道香水是怎么作的?香水是花做的。春天暖和的时候花园里全是花,他们做香水的先就采花,要顶香的花,一篮一篮的采回家去,他们用一只大玻璃缸,盛著现采来的鲜花,盛得满满的,然后叫人拿一个玻璃槌子,慢慢的研著槌著捣著,舂著,像前天妈妈讲给你听月亮里那个白兔儿捣玄霜似的顶耐心的捣著,要把那花朵儿全捣烂了,捣得顶烂,把他们早晚吃著的蜜甜的露水雨水全挤了出来;原先是一缸满满的花,现在全没有了,只存了缸底里几杯子的花酿,花片全让捣烂了,这花酿再过滤了一道或是两道──你不懂得过滤不是?你不见奶妈煎成了你的药,她拿一块布蒙著碗下倒药,药水全漏进了碗里去,药滓子就全在布上了。他们做香水也就单要花的水,要把他滤得一点滓子也没有才算完事,这水就是顶好的香水,方才妈妈给你那一小瓶子,阿英,就怕要有几千朵香喷喷的鲜花儿才做得,所以你得爱惜那怪可怜的小香水儿,不要一会儿就使完了。
  你明白了没有,香水是花做的?现在我真要讲故事了,你可别睡著了你那一双大眼珠水灵灵的不很靠得住,我讲得起劲你睡觉可不是道理,那我要生气的。好,你说不睡,好极了,那我就讲。
  有一个地方有一个妖怪……啊,真灵!一提著妖怪你就再也不敢睡了不是?那妖怪住在一个山洞里面顶大顶深的山洞,他长得顶高顶可怕,谁也说不定他是什么变的;有人说他是猪精,因为他腿上长黑毛,他一睡著就打呼,古奴古奴的顶像一只猪,也有人说他是黄牛精,因为他虽则是妖精他可不大吃荤,他就爱吃素菜,豆子、菠菜、菜心、小萝卜都是他常吃的,他的力气顶大,脾气可又顶慢,顶像一只牛;也有要说他有点象味儿,因为他的腿膀子粗得可怕,他的鼻子顶长顶软,真像是橡皮做的。
  可是那妖精样子虽则长得凶,他的心眼不一定坏,常言说的强盗发善心,妖精也是有善心的,那妖精的名字叫做“碧豹见匡匡”,记住了阿英碧豹见匡匡。伴他住在山洞里的有一个小女孩子,他才十四岁,长得像一朵白玫瑰花,一个香喷喷的美女孩子,她可不是妖精;她是一个真的人:她原来还是一个国王的公主哪,她小时在她的花园里玩叫我们的碧豹见匡匡他从云端里飞过时一眼瞧见了,他见她长得那样的玲珑剔透,他说舍不得,好在有的是妖法,他弄起了一阵风,就把那公主带回了他的山洞。公主这也不见,她的爹她的妈急得什么似的,哭得眼皮像大核桃似的肿,四处派了人寻访她的下落,过了好几个年头还是没有找著。
  那女孩子究竟年轻,到了山里什么都是新鲜好玩,她跳跳蹦蹦的过了好几个年头,连她的爹爹妈妈都全忘了。阿英,要是叫妖精碧豹见匡匡带了跑,你也不会再记得爸爸妈妈了,那山里的风景真好什么都好,天堂都没有那样好,还有那妖精待她也好,顶疼她的,晚上她睡在她的小床上,妖精就来替他盖被窝,到了半夜里还爬起来看她打出了被窝没有,小心她著凉,白天又给她顶好的东西吃,哄著她玩,随她自个人儿满山去乱跑,你看那妖精多好,阿英,比奶妈待你还好哪!他也替公主取了一个名字,就叫香水儿。为什么叫香水呢?因为那公主顶爱花,山里多的是花,各式各样的花,到了春天那山谷就是一只大花蓝儿,阿英你要看见了准叫你乐得什么似的。所以碧豹见匡匡就教她做香水,我开头不是讲过香水是怎么做的吗?
  她就爱做香水,一年四季忙著采花做香水,简直像一个小疯子,一做香水什么都不要了,饭都忘了吃,小皮球也不拍了。所以她自个儿的名字就叫做香水儿,阿英记住了阿,她叫做小香水儿,她做成了香水,她就用小琉璃缸盛起来,有鲜花的,有分红的,有湖色的,有青莲的,有黄的,有绿的,有像苹果红的,有像葡萄紫的,有像胡落儿上冰糖的颜色,有像妈那翡翠镯子的颜色,什么颜色都有。还有盛不完的她就随便的使,她自个儿的脸上,嘴上,头发里,衣上,鞋上,她的床上,她的柜子里,都洒了;还不够她那小白猫──她有一个顶好看的小白猫,混身像雪片似的──也上了香水,连碧豹儿匡匡的大胡子上他睡著的时候也偷偷的给洒上了!
                 
  未完稿原刊晨报副刊十四年二月二十四日 

支付宝

支付宝

微信

微信
« 上一篇下一篇 » lonely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标签: 徐志摩  

相关日志:

评论列表:

说两句吧:

必填

选填

选填

必填,不填不让过哦,嘻嘻。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站点资料

QQ联系 Q Q: 88900836 
E-mail联系 Mail: liu.see@163.com
在线留言 不要点我哦
建站时间 建站时间: 2008-03-01
运行天数 网站已运行

支付宝扫一扫领红包!

微信打赏

控制面板
站点统计
文章分类
搜索
最近发表
最新留言
友情链接
图标汇集
赞助广播